简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廉政教育 >> 廉洁文化

廉洁文化


上海徐汇徐光启:会通中西 经世致用

时间::2017-08-02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上海徐汇徐光启:会通中西 经世致用

徐光启

徐光启(1562-1633年)字子先,号玄扈,出生于上海老城厢的九间楼,1604年考取进士,后官至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为官三十余载,忧国忧民,官守清廉,1641年其灵柩归葬于当时上海西郊的肇嘉浜、法华泾和蒲汇塘的交汇处,从此徐氏后人在这里定居,繁衍至今,这便是今天的徐家汇。

徐光启是明代著名科学家和“西学东传”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好经世致用之学,在农业、数学、天文、历算、军事等方面都作出了杰出贡献。他向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等学习研究西方科技知识,将天文、历法、数学、测量和水利等先进科学知识传入中国,为17世纪中西文化交流作出了重要贡献。著有《徐氏庖言》《诗经六帖》《勾股义》等,编著《农政全书》《崇祯历书》,译有《几何原本》《泰西水法》等。

徐氏家训家约

徐光启胸怀“富国强兵”的救国理想和“以民为本”的爱民之心,提出“富国必以本业,强国必以正兵”;崇尚“经世致用”的科学精神,“欲求超胜”以科学强国;恪守清正廉洁的为官之道,“盖棺之日,囊无余赀”,所存仅数箱手稿、几件旧衣。徐光启廉洁奉公、勤政爱民的宝贵品质和严谨求实、注重实践的科学精神,数百年来一直为后人所敬仰。以先贤为榜样,践行爱国爱民、经世致用、清正廉洁的精神品格,成为徐氏子孙传承家规、家训的最好方式。

●视频脚本

上海徐汇徐光启:会通中西经世致用

上海徐家汇

提起上海,很多人都知道有处繁华地带,叫作徐家汇,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地名的由来同徐光启渊源颇深。1633年秋天,徐光启在京城去世,这个鼎鼎有名的上海人当时官至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相当于宰相。灵柩回到家乡上海后,徐光启长眠在当时西郊的肇嘉浜、法华泾和蒲汇塘的交汇处,从此徐氏后人在这里定居,繁衍至今,这便是今天的徐家汇。

当然,这位明代名臣、著名科学家留给上海的不仅是“徐家汇”这个地名的缘起,更留有“经世致用、捐己奉公、勤学求索”的家训家风。

上海徐光启纪念馆

一生求索力主“会通”

明万历三十六年春(1608年),47岁的徐光启回到了上海老家。

这时的徐光启已在京城翰林院任检讨,因为父亲的去世,徐光启回乡守制三年。徐光启的贴身行囊中,带着由他和意大利人利玛窦合作翻译、刚刚付梓的《几何原本》。

《几何原本》是西学东传的一本名著,由此,400年前的中国人接触到了西方的自然科学。徐光启字斟句酌地反复推敲,时光荏苒,冬去春来,两年翻译,三易其稿,此书才公开出版。

徐光启纪念馆馆长冯志浩:

徐光启说“欲求超胜,必先会通。会通之前,必先翻译。”翻译好以后,我们学习了东西,我们才能超过他。所以,徐光启不断地翻译,他觉得西方的几何是科学的基础,只有掌握了基本的科学知识,那么才逐渐可以发展到其他更加精深的科学。

《几何原本》是一本广为人知的科学名著,近400年来沿用至今。翻译中创造的点、线、面、平行线、直角、锐角等名词信、达、雅,沿用至今。梁启超曾盛赞此书的翻译“字字精金美玉,是千古不朽之作。”

徐光启后人徐承熙:

徐光启在冬季夜晚翻译《几何原本》,熬至深夜,甚至通宵达旦。这是什么?这是一种严谨的做学问的态度,也是严谨的做人的态度。这令我们后人们非常崇敬,也非常值得我们学习。

徐光启译著论著颇丰,他注重实学,开明开放,翻译、会通、超胜的科学精神伴随了他一生,也成为他留给后人的一份厚重的财富。

《几何原本·序》

经世致用强国利民

在上海的日子里,虽暂处江湖之远,徐光启仍心忧其民,凡是对地方有利的事情,如建闸、蓄水、疏通吴凇江、保护文物古迹等,徐光启总是尽心而为,不遗余力。

桑园曾是徐光启的农业试验田。回乡之年,恰逢江南水灾,稻谷无收,徐光启上书朝廷,请求拨银10万两,赈济灾民,并亲自在此屯田实验,引种受气候干扰较小的粮食作物——甘薯,使“居人便有半年之粮”,缓解了灾情。时至今日,上海徐汇的小学生们还以种植甘薯的特色课程纪念徐光启这一伟大实践。

强调“以民为本,以食为天”的徐光启,家居三年,不仅试验田里种满了甘薯、大头菜、木棉,还依次写就了几本重要的农学著作。1628年,徐光启再次回到桑园时已是个年过六旬的老人了,虽无法把锄耕地,然而他却以桑园耕植的经历为第一手资料,完成了皇皇巨著《农政全书》。

《农政全书》共分12门,60卷,70多万字。书中大部分篇幅分类引录了古代有关农事的文献;徐光启自己撰写的文字有6万余,被誉为“杂采众家”又“兼出独见”的著作,是一部农业百科全书。

《农政全书》

徐光启后人徐承熙:

徐光启说,立身行道,治国治民,才不枉为人一世。他这个治国治民,从他一生来看,他更多是服务,为这个国家服务,为这个人民服务。他的一生始终贯穿了很深的家国情怀。

徐光启的独子徐骥曾这样回忆父亲,“于物无所好,惟好学,惟好经济,考古证今,广咨博讯。遇一人辄问,至一地辄问,问则随闻随笔。一事一物,必讲究精研,不穷其极不已”。在政治混乱、社会动荡的明朝晚期,徐光启不参与党争,而是专注于体贴民生,提出了一系列经世致用的实学思想,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

家风清正捐己奉公

上海在宋朝设镇,元朝设县,1562年3月21日,徐光启就出生在这里。其父为人“博识强记”,母亲“性勤事”。“孝顺、勤俭、爱国、崇尚实践、重视科技农兵”,这是父母留给徐光启的精神财富。

徐光启7岁开始在龙华寺读书,课余喜登塔观鹊,雪天喜登城远眺,聪敏好学,胸怀大志。他七八岁时,就立下立身行道、提倡正义、反对邪恶的远大理想,力争改变“积贫积弱”的国情。

徐光启20岁时考中秀才,然而之后的科考之路却坎坷辛苦,36岁中举,43岁才进士及第。在这漫长的科考过程中,由于家道贫寒,他只能以教书为生,一直游历到两广境内,这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过程极大地开阔了他的眼界。

为官后,徐光启也始终保持着俭朴的品性,视富贵如浮云。崇祯元年(1630年),徐光启主持修订崇祯历书。这是一部比较系统全面的欧洲天文学知识著作。不仅涉及历法,还有大量的天文学理论以及天文数学、天文仪器知识。此时的徐光启已经年过古稀、须发皆白,他日夜登台观望天象,冬不炉、夏不扇,孜孜不倦。徐光启临终之时,这部卷帙浩繁、贯通中西的大型历书已基本完成。这部137卷的历书,耗银仅870两。

徐光启著译集

徐光启后人徐承熙:

徐光启非常简朴,十分重视教育自己的后人,言传身教,严格要求。七十大寿,许多下属、学生、亲戚、朋友都来祝寿,但他叫家人将贺礼全部拒之于门外,一律不收,以至于门庭冷落。

徐光启为人正直,做官清廉,他的俸禄常用以补贴图书翻译、农业训练和军事教育等。在他的教育下,其独子徐骥,不苟取予,不赴燕集,自戒佚安,食粗衣浣,奉公律己,勤俭仁爱,成为400年来一代代徐氏族人传家立命的行为准则。

泽被后世广济天下

徐光启1633年去世时,《明史·徐光启传》中记下了这么一句话:“盖棺之日,囊无余赀。”他的遗物除了破旧衣服和被褥外,便是手稿和书籍。因无钱下葬,徐光启的儿子多方奔波,终于在七年之后落葬于徐家汇。

徐光启后人徐承熙:

先祖的榜样在先,他立下了垂范,大家都按照他的做法、他的思想去做,这是我们几百年来徐家所形成的比较独特的家风。

徐光启以赤诚之心示祖国,以开放之心献科学,以进取之志求真理,传播文明之火。徐光启对上海影响深远,徐汇区因其而得名,后人聚居的徐家汇是上海城市副中心,在徐汇区还有因其而得名的光启小学、光启公园等。徐光启纪念馆日复一日迎来各地游客,他的精神至今仍感召着后人。

徐光启纪念馆馆长冯志浩:

上海从一个明代的三等县城,发展成为现在的国际大都市,离不开像徐光启身上这样的不断学习、开拓创新等这些精神的指引。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

他的著作,他的为人,他的眼光思路与精神境界,不仅值得我们每个家庭尊敬与传承,对于上海这座海纳百川的城市乃至我们中华民族这个大家庭来说,他在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推进文化厚度和历史深度的积累上都有着长远而深刻的影响。

徐光启已经远去了四百年,但是他的精神通过皇皇巨著,通过家风家训影响了后世很多人,至今仍给予着我们绵绵不绝的启迪。